守坝的人啊

  • 守坝的人啊

  • 凌晨5点30分,闹钟将“我”从睡梦中拉醒,新的一天开始了。

  • 营地里还是一片寂静,与山相接的天边一角开始闪现墨兰的光晕。

  • 6点,准备作业仪器,整装出发。为了避开烈阳强光对测量精度的影响,早起作业已是家常便饭。

  • 6点50,天色渐亮,白云环抱,在今天的作业地点——瀑布沟水电站库区拉裂体山脚,负责人带领开展KYT活动,辨识作业安全风险。

  • 7点,攀上被誉为“花果山”的拉裂体,山上没有“大圣”,只有山羊和“我”。

  • 7点30分,到达第一个观测点。晨雾尚未散去,“我”用手拂去羊粪豆,将棱镜放入观测墩,开始第一组测量。

  • 9点,太阳普照大地,赶走了阴冷的雾气,徜徉在如画的大渡河畔,以青草为席,开始享用“丰盛”的早餐。

  • 11点30分,正午灼热的阳光烤得人透不过气,山体布置观测点的工作完成后,“我”又背起几十斤的装备开始下山。看到了吗?“健步如飞”就是这样练出来。

  • 12点20分,回到营地,在食堂吃上一顿丰盛的午餐,美美睡上一个午觉,精力充沛迎接下午的工作。

  • 13点30分,正值汛期,大渡河流域流量增幅明显,实施加密监测后,数据分析量大幅增加,放弃中午休息那是常有的事。

  • 14点30分,上午爬完“花果山”,下午又入“水帘洞”,在阴冷潮湿的廊道进行大坝渗流渗压观测。这段180余米的陡峭楼梯,在汛期加密观测的时候,一天要走上4次。

  • 15点,检查大坝廊道的量水堰。廊道内经过整治,渗水已经成为历史,但空气中依然遍布着阴凉潮湿的气息。

  • 16点,正在进行瀑布沟大坝水准测量,这是我们最爱“享受”的“日光浴”时刻。

  • 19点,吃罢晚饭,一天的体力劳动阻挡不了运动的快乐。

  • 21点,一天的喧闹繁忙在夜色中重归平静。回到办公室,“我”将1天的监测数据录入,供整编人员进行分析判断。

  • 23点,当“我”又一次步出办公楼,回首望去,大楼内仍然灯火通明。明早8点前,大渡河公司和国家能源局大坝中心将收到关于瀑布沟大坝安全的数据和信息。 很快,又将迎来新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