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资讯

煤炭油气等领域积极蜕变助能源供给有效提升



  “煤炭去产能、煤电防风险取得新进展,油品质量升级顺利推进,天然气供给能力显著增强,惠民利民工程取得实效。”这是国家能源局在2017年年中工作会议上对今年上半年供给有效性持续改善给予的评价。其实,从2015年开始,“供给侧改革”“有效供给”就成为了我国经济领域的热门词汇。而从经济学定义来看,有效供给就是与消费需求和消费能力相适应的供给,通俗来说,即有人购买的供给才是有效供给。
  具体到能源领域,促进有效供给的行动早已悄然开始,对能源领域不断施加“加减法”也让我国的能源供给有效性得以显著提升。上述精炼的语句,已然成为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能源供给变化的一个缩影。
  煤炭:去产能与清洁发展并行不悖
  煤炭在我国能源结构中有着极其重要的地位,也是目前我国能源结构中占比最大的能源品种,因此能源供给有效性持续提升,离不开煤炭行业的蜕变。
  近年来,煤炭行业也可谓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2012年开始,煤炭行业告别扩张期,陷入低谷。到2014年6月,煤炭价格更是下降了三分之一,全行业濒临亏损。在此背景下,煤炭行业期待着破茧重生的一刻。
  2016年是一个转折点。这一年,随着煤炭价格开始上涨,煤炭工业从寒冬中苏醒过来,并最终企稳。这样的成绩,与主管部门适当做“减法”,出台各项政策促进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密不可分。
  2016年2月,国务院发布了《关于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提出用3~5年的时间,再退出产能5亿吨左右、减量重组5亿吨左右,较大幅度压缩煤炭产能。2016年4月,由25家部门和行业协会组成的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和脱困发展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制度建立,定期召开协商会,引导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工作推进。随后,相关部门出台了煤炭去产能八个配套文件,将每一项措施细化。2016年12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能源局发布了《煤炭工业发展“十三五”规划》,阐明了“十三五”时期我国煤炭工业发展的生产开发布局、煤炭结构优化、煤炭行业改革以及相关保障措施等,同时明确了化解淘汰过剩落后产能8亿吨/年左右。
  而煤炭行业的化解过剩产能正是提高能源供给有效性的一个重要方面。正如国家发展改革委新闻发言人孟玮在今年5月国家发展改革委新闻发布会上表达的观点一样:“去产能,就是要着力去除低端、无效的供给能力,增加有效供给,着力提高产能利用率,平衡市场供求关系。在这一过程中,对于过剩的、落后的产能,要坚决地去;对于安全、清洁、高效、成本低的优质产能,要有序增加。”
  化解过剩产能的成绩有目共睹。从2016年5月实质性启动去产能工作到年底,煤炭行业完成化解过剩产能任务为2.9亿吨,而据国家发展改革委提供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煤炭行业也退出了产能1.11亿吨,完成年度目标任务量的74%。以此计算,仅仅一年多的时间里,我国已退出煤炭产能4.01亿吨。
  当然,对于煤炭行业来说,提升能源供给有效性,仅仅做“减法”还远远不够,提高煤炭行业技术,实现煤炭的清洁利用也成为煤炭行业现阶段的“主旋律”。
  在煤炭清洁利用方面,我国加强从煤炭产品质量、燃煤发电、煤化工、燃煤锅炉、煤炭分级分质利用、民用散煤治理、废弃物资源化利用等领域涉及煤炭全生命周期、全产业链开展推进煤炭清洁利用工作,持续推进煤炭生产和利用方式变革。
  另外,在2016年5月印发的《能源技术革命创新行动计划(2016~2030年)》也对煤炭行业技术创新界定为两个重点任务:聚焦煤炭产业链上生产侧和消费侧,即生产侧要无害化开采,消费侧要清洁高效利用。
  煤电:防风险与减排放左右开弓
  面对煤炭行业转变的大刀阔斧,“减法”频出,与其紧密关联的煤电行业也伺机而动。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就提出要防范化解煤电产能过剩风险。不过需要注意的是,目前对于煤电去产能的提法,均为“防范煤电产能过剩风险”,电力需求从人均水平、经济发展水平以及能源转型来看还有增长空间。
  虽未过剩,风险仍存,对标煤炭行业,防微杜渐仍是必需。在此背景下,今年以来,相关主管部门密集出台了多项煤电去产能政策,防范煤电产能过剩的举措频频加码。
  今年4月,国家能源局印发的《国家能源局2017年市场监管工作要点》就指出,要严格落实防范和化解煤电产能过剩风险的各项政策措施,促使违规建设项目及落后煤电机组退出市场。
  今年8月,由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等16部委联合印发的《关于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防范化解煤电产能过剩风险的意见》也明确,“十三五”期间,全国停建和缓建煤电产能1.5亿千瓦,淘汰落后产能0.2亿千瓦以上,实施煤电超低排放改造4.2亿千瓦、节能改造3.4亿千瓦、灵活性改造2.2亿千瓦。2020年,全国煤电装机规模控制在11亿千瓦以内。
  在政策的推动下,煤电去产能取得的成效不负众望。今年前8个月,火电完成投资和新增装机规模实现双降,火电设备利用小时同比提高。据中电联统计数据显示,今年1~8月,全国主要发电企业火电完成投资424亿元,同比下降23.3%;全国基建新增火电装机容量2589万千瓦,同比少投产286万千瓦。全国火电设备平均利用小时为2793小时,比上年同期增加67小时。
  另外,对于煤电行业来说,做“减法”不仅仅包含防范过剩产能,同时还有多余的排放。
  为加快推动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进一步提升煤电高效清洁发展水平,2014年,国家发展改革委等部委联合制定了《煤电节能减排升级与改造行动计划(2014~2020年)》,对燃煤机组的排放提出了标准。而截至去年底,全国已累计完成超低排放改造4.5亿千瓦、节能改造4.6亿千瓦,分别占到2020年超低排放改造目标的77%、节能改造目标的73%。
  油气:油品质量升级与保障天然气供给双管齐下
  相比于煤炭、煤电行业的“减法”,石油对于能源供给有效性的提升侧重提高质量,油品质量升级就成为了其中重要一环。
  为了改善大气质量,加强机动车尾气排放污染控制,1999年7月1日,我国停止生产70号汽油和含铅汽油,实现了我国汽油的无铅化。从2000年开始,我国油品质量升级不断提速,到今年年初,我国已实现了对国Ⅴ标准车用汽油、柴油的全面供应。
  而升级的脚步却不曾停歇。为进一步加强机动车排放控制污染,改善空气质量,2016年12月23日,更加严格的国6车用汽柴油质量标准正式发布。与以往的车用汽油质量标准不同,国6车用汽油标准分为A、B两个版本,实施时间分别为2020年7月1日与2023年1月1日。
  不难看出,油品质量升级的路线也映射了我国能源供给有效性提升的路径。另外,除了煤炭和石油外,身兼化石能源和清洁能源两重身份的天然气,在我国能源结构中的作用与日俱增,其优质、高效、清洁的属性也让我国的能源供给焕发了新的生机。尤其党的十八大以来,相关部委以及企业对天然气产业频频施加“加法”,让天然气也可以在我国能源供给中得以施展拳脚。
  成绩足以说明一切。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显显示,2016年我国天然气产量为1369亿立方米,比上年增长1.7%;全年天然气进口量5403万吨,同比增长22%。天然气的表观消费量也达到2058亿立方米,比上年增长6.6%。
  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的《天然气发展“十三五”规划》(以下简称《规划》)中的数据同样振奋人心。《规划》指出,“十二五”期间,我国天然气储产量快速增长。根据新一轮全国油气资源动态评价成果,截至2015年底,我国常规天然气地质资源量68万亿立方米,累计探明地质储量约13万亿立方米,探明程度19%,处于勘探早期。“十二五”期间全国累计新增探明地质储量约3.9万亿立方米,天然气累计产量约6000亿立方米,比“十一五”增加约2100亿立方米,年均增长6.7%。
  另外,对于进口天然气的情况,此次《规划》也有所着墨。《规划》明确,目前我国天然气进口战略通道格局基本形成,西北战略通道逐步完善,中亚A、B、C线建成投产;西南战略通道初具规模;东北战略通道开工建设;海上进口通道发挥重要作用。“十二五”期间累计进口天然气超2500亿立方米,是“十一五”天然气进口量的7.2倍。
  今年8月发布的《中国天然气发展报告(2017)》也给出了这样的评价:“目前中国天然气供应渠道更加多元,保障能力稳步提高,储运设施进一步完善。预计今年全年天然气表观消费量2300亿立方米左右,增速超10%。”
  除了在化石能源领域的“加加减减”,我国能源供给有效性的提升,亦少不了惠民利民工程的身影。
  据悉,近年来我国开展了多项能源惠民利民工程,取得了突出成效:实施新一轮农网改造升级工程、完善居民用能基础设施、实施光伏扶贫工程、提高行业监督服务水平……根据《能源发展“十三五”规划》,“十三五”时期,我国还将全面推进能源惠民工程建设,着力完善用能基础设施,精准实施能源扶贫工程,切实提高能源普遍服务水平,实现全民共享能源福利。
  纵览五年来的能源行业不难看出,适当的“加减”,让现在的能源行业告别了粗放的发展方式,朝着更加绿色、清洁的方向迈进。正如有效供给的定义一般,让能源供给更加满足时代发展需求,在供给有效性不断提升的同时也为公众创造更多福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