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天地

艺术与现实



  一个初冬的周六,为了拍摄一组大修题材的照片,我随锅炉分场副主任小张来到国电双鸭山发电有限公司六号机组A修现场。
  一出电梯,几处光亮以不同的频率从设备中漫散而出,忽明忽暗地上演“吸睛大法”;不远处的吊车下方,检修人员把机组拆卸下来的设备底座、管路等“重型”物件挂上吊装绳,运到指定地点;其余的几处设备旁,三三两两的检修人员兀自忙碌着——这也正是锅炉检修和汽机、电气等专业的不同,这里多了几分喧嚣,少了几分洁净;多了几分厚重,少了几分工致……
  机组A修是电力企业最大规模的检修工作,是提高机组安全性、经济性、可靠性的重要生产任务。但因机组抢发电量任务的繁重,一般大修期间工作较集中,这次A修要在两个月工期内,完成136个标准项目、28个非标项目、20个技改项目项和30个技术监督项目。所以,这个周六,现场依然如火如荼,员工们在加班赶工期——这是A修开始后的正常节奏。
  大概是出于人类对光的敏感,我们第一个取景地点选在磨煤机磨辊室,那里是这个现场光线最为强烈的地方。然而,就在我们走近磨辊室的那一刻,却发现那个明亮的光源就来自于一个人孔门,里面正在自动堆焊磨辊。人孔门口,一个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的半蹲半跪的工作人员,一只手把着人孔门门楣、一只手举着电焊帽子,身体扭曲着把头探入磨辊室里侧观察里面的堆焊情况。我按下手中快门的一刻,他全然没有注意到我们的存在,直到他完成了观察工作,把身体从人孔门中反向“扭曲”出来。放下电焊帽子,我发现这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检修工人。他随手从兜里掏出一块抹布,擦了擦脸上浸出的一层细密的汗珠,说:“你们咋也跟着加班呢。”转身指了指人孔门里侧,说:“这里在自动堆焊,没啥可照的,还打眼睛,你们去前面那台磨煤机吧,刘师傅在那里干活呢。”
  按照他指示的地点,我们来到下一台磨煤机磨辊室,这里没有焊光闪烁,取而代之的是一盏头灯和一束手电的微光。刘师傅蜷缩在狭窄的空间里,手拿一个表盘类的工具,一丝不苟地测试着。小张主任告诉我,测试、调整是为磨辊自动堆焊提供准确信息的前期工作,是确保修后设备安全性、稳定性和经济性的重要环节。磨辊室内,两个磨辊间仅能容纳一个人的宽度,个子高些的人站起来要微弓着身体,所以,刘师傅的每个动作都倍感艰难——测试地面的设备,要找好角度,微侧身体蹲下;测试前端设备,要手拿表计探过几个管、线使劲前伸;测试头顶设备,要“卑躬屈膝”,仰头举起表计……我不忍打扰,把镜头伸进人孔门。发现快门光点的刘师傅重新蹲了下去。这应该是这里最舒服的姿势。然后笑着摆摆手,说,“别照了,你看我们都看不出来模样了。”我对自己给刘师傅工作造成的影响表示了歉意后,告诉他,他形象就是检修现场最美的形象。
  特写,一直是摄影界最具震撼力的主题。我的下一组镜头很想突出一下锅炉检修人员的手,因为这是这次A修中,最具力量的写照。刚好前面,一个师傅正轮着大锤紧固地脚螺丝。我来到他的侧面找到一个安全地点,把镜头对准他的手,可怎么看,那双胖胖的大手都没有我想象中的质感。小张主任知道我的想法后,笑了,“我们分场的员工可都是按“锤”排序的,一大锤、二大锤、三大锤……那都是很牛的主儿,他们的共同特点是舍得吃苦,急难险重带头干,高温酷暑、天寒地冻,加班加点、临检抢修,那都不是事儿。”略微停顿后,小张主任轻轻地哼了一声,“这可是我们分场的二大锤呀,没有这样的胖手,我们单位的工作有80%的工作都没法干了。”
  原来,艺术虽然来源于生活,但远不能代表生活。就像前面那个焊接阀门的师傅,那个仅能容下一个人的空隙决定了他必须钻到设备下面躺在地上工作,但我的镜头无论如何也反映不出,他的腋下竟是一道承载着这个设备的槽钢支架,这种高难度的姿势,不干活躺在那里,肋骨都会咯得生疼,而这种焊活儿,是需要高超的技艺才能完成的。
  锅炉检修的工作是没有质感的,这里除了脏和累,就是叮叮咣咣的敲击声、滋啦滋啦的焊接声,但这些工人却能几十年如一日,在粉尘弥漫中、在焊花飞溅处,用责任诠释着使命和担当。
  这一刻,只有站在这里,才真正理解了什么是实干精神。而锅炉分场的这个检修平台,每一处努力工作的员工们,都像那台磨辊室里投射出的焊火光,一直在以燎原之势,带动着整个大修现场的工作热情。
  一组镜头拍下来,已日落西山。北方的冬季早晚温差大,傍晚,气温已降至零下2℃,第三个磨辊室的检修人员不得不穿着棉袄加班——磨煤机磨辊轴承室检修要连夜赶完,不然会影响明天的磨辊焊接……(双鸭山公司  张文华)艺术与现实
  
  一个初冬的周六,为了拍摄一组大修题材的照片,我随锅炉分场副主任小张来到国电双鸭山发电有限公司六号机组A修现场。
  一出电梯,几处光亮以不同的频率从设备中漫散而出,忽明忽暗地上演“吸睛大法”;不远处的吊车下方,检修人员把机组拆卸下来的设备底座、管路等“重型”物件挂上吊装绳,运到指定地点;其余的几处设备旁,三三两两的检修人员兀自忙碌着——这也正是锅炉检修和汽机、电气等专业的不同,这里多了几分喧嚣,少了几分洁净;多了几分厚重,少了几分工致……
  机组A修是电力企业最大规模的检修工作,是提高机组安全性、经济性、可靠性的重要生产任务。但因机组抢发电量任务的繁重,一般大修期间工作较集中,这次A修要在两个月工期内,完成136个标准项目、28个非标项目、20个技改项目项和30个技术监督项目。所以,这个周六,现场依然如火如荼,员工们在加班赶工期——这是A修开始后的正常节奏。
  大概是出于人类对光的敏感,我们第一个取景地点选在磨煤机磨辊室,那里是这个现场光线最为强烈的地方。然而,就在我们走近磨辊室的那一刻,却发现那个明亮的光源就来自于一个人孔门,里面正在自动堆焊磨辊。人孔门口,一个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的半蹲半跪的工作人员,一只手把着人孔门门楣、一只手举着电焊帽子,身体扭曲着把头探入磨辊室里侧观察里面的堆焊情况。我按下手中快门的一刻,他全然没有注意到我们的存在,直到他完成了观察工作,把身体从人孔门中反向“扭曲”出来。放下电焊帽子,我发现这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检修工人。他随手从兜里掏出一块抹布,擦了擦脸上浸出的一层细密的汗珠,说:“你们咋也跟着加班呢。”转身指了指人孔门里侧,说:“这里在自动堆焊,没啥可照的,还打眼睛,你们去前面那台磨煤机吧,刘师傅在那里干活呢。”
  按照他指示的地点,我们来到下一台磨煤机磨辊室,这里没有焊光闪烁,取而代之的是一盏头灯和一束手电的微光。刘师傅蜷缩在狭窄的空间里,手拿一个表盘类的工具,一丝不苟地测试着。小张主任告诉我,测试、调整是为磨辊自动堆焊提供准确信息的前期工作,是确保修后设备安全性、稳定性和经济性的重要环节。磨辊室内,两个磨辊间仅能容纳一个人的宽度,个子高些的人站起来要微弓着身体,所以,刘师傅的每个动作都倍感艰难——测试地面的设备,要找好角度,微侧身体蹲下;测试前端设备,要手拿表计探过几个管、线使劲前伸;测试头顶设备,要“卑躬屈膝”,仰头举起表计……我不忍打扰,把镜头伸进人孔门。发现快门光点的刘师傅重新蹲了下去。这应该是这里最舒服的姿势。然后笑着摆摆手,说,“别照了,你看我们都看不出来模样了。”我对自己给刘师傅工作造成的影响表示了歉意后,告诉他,他形象就是检修现场最美的形象。
  特写,一直是摄影界最具震撼力的主题。我的下一组镜头很想突出一下锅炉检修人员的手,因为这是这次A修中,最具力量的写照。刚好前面,一个师傅正轮着大锤紧固地脚螺丝。我来到他的侧面找到一个安全地点,把镜头对准他的手,可怎么看,那双胖胖的大手都没有我想象中的质感。小张主任知道我的想法后,笑了,“我们分场的员工可都是按“锤”排序的,一大锤、二大锤、三大锤……那都是很牛的主儿,他们的共同特点是舍得吃苦,急难险重带头干,高温酷暑、天寒地冻,加班加点、临检抢修,那都不是事儿。”略微停顿后,小张主任轻轻地哼了一声,“这可是我们分场的二大锤呀,没有这样的胖手,我们单位的工作有80%的工作都没法干了。”
  原来,艺术虽然来源于生活,但远不能代表生活。就像前面那个焊接阀门的师傅,那个仅能容下一个人的空隙决定了他必须钻到设备下面躺在地上工作,但我的镜头无论如何也反映不出,他的腋下竟是一道承载着这个设备的槽钢支架,这种高难度的姿势,不干活躺在那里,肋骨都会咯得生疼,而这种焊活儿,是需要高超的技艺才能完成的。
  锅炉检修的工作是没有质感的,这里除了脏和累,就是叮叮咣咣的敲击声、滋啦滋啦的焊接声,但这些工人却能几十年如一日,在粉尘弥漫中、在焊花飞溅处,用责任诠释着使命和担当。
  这一刻,只有站在这里,才真正理解了什么是实干精神。而锅炉分场的这个检修平台,每一处努力工作的员工们,都像那台磨辊室里投射出的焊火光,一直在以燎原之势,带动着整个大修现场的工作热情。
  一组镜头拍下来,已日落西山。北方的冬季早晚温差大,傍晚,气温已降至零下2℃,第三个磨辊室的检修人员不得不穿着棉袄加班——磨煤机磨辊轴承室检修要连夜赶完,不然会影响明天的磨辊焊接……(双鸭山公司  张文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