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文学天地

父亲的背影



  今天是父亲的生日,在跟爸妈视频的时候,听着爸爸千叮咛万嘱咐的絮叨,我不由得笑着说:“你怎么现在像妈那么多话了呢?以前你是可不爱说这些的哦!”妈妈突然在旁边抢着说:“人老了就是这样!烦得很!”。
  听到母亲的话,我突然想,爸爸也会老吗,不禁端详起视频那头的他。爸爸黝黑的脸上已经有了几条深深的沟壑,记录着匆匆而过的时光,以前挺拔的身躯已经略显佝偻。多少年了,再也没有牵你的手撒过娇;多少年了,再也没有骑在你肩上嬉闹;多少年了,现实将我们分隔两地。今天是你的生日,身在远方的我却连说一句“生日快乐”都难为情。多想回到那个你为我们扛起世界的时候……
  那年我10岁,和年幼的弟弟一起去父母打工的地方过暑假,福州的那个夏天炎热得令人窒息。他们白天要上班,就由我在家带着弟弟玩,晚上才是全家人聚在一起的时候。我和弟弟最开心的时候就是跟父母一起逛夜市的时候,因为可以吃到各种好吃的东西。那时候,我和弟弟很调皮,父母一转身,我们便钻进人群不见了。所以,爸爸总是紧紧地抱着我和弟弟,我们则不依不饶地在他肩上闹腾。这时,爸爸总是板着脸说:“这么多人,走丢了谁来找你们,再闹把你们扔海里”,可手上却把我俩搂得更紧了。有一天,弟弟哭着喊着要找爸爸,我没办法,怕他的哭闹打扰到邻居,只有答应他。其实我也不知道他们在哪里工作,只知道爸爸在工地上卸货,了解工地的大概方向,却从来都没去过。我牵着弟弟漫无目的地走着,一边有一句没一句地敷衍着他那无穷无尽的幼稚问题,一边担心找不到爸爸上班的地方。
  “哥哥,你看!你看!爸爸在那里!爸爸在那里!”我被弟弟的的吼声吓了一跳,没好气地说道:“在哪里嘛?如果不是,小心你的屁股!”“在那里嘛!口袋下面就是爸爸”,弟弟说着就要往前冲,我一把把他拽了回来。“口袋下面是什么意思”,我顺着弟弟指的方向看过去,不由得愣住了。前面停着一个超大的水泥货车,5个人陆续地走过踏板,从车上将一袋袋水泥扛下来,其中有个人每次都扛着两袋水泥,但是步伐却丝毫不慢。我定睛看着他,满身的灰尘将他的衣服染成银白色,乱蓬蓬的头发被汗水粘成一团一团的,那个人就是我爸爸。我拉过正欲冲过去的弟弟,低声告诉他,等爸爸干完活我们再过去。弟弟不知怎么的,竟也不闹了,我们俩就在原地站着,眼巴巴地看着爸爸的身影在不远处忙碌……
  “你们怎么来了?你妈让你们过来的?”我正在走神,耳边传来爸爸微带薄怒的询问声。我低头沉默着,没有回答。“这么多人,走丢了谁来找你们……”“爸爸,我已经知道路了……”我抬起头小声说道。“走,先过去再说吧”,他说着就要过来抱我们,伸出来的手却突然停住了。他往身上看了一下,把手收回去四处拍了拍,再牵着我们去了他们临时休息处,也就是一块帆布撑起的雨棚。我和弟弟坐在一个小马扎上,爸爸从他自行车前面的篮子里提出一个塑料袋向我们走来。“给你们买的葡萄,本来打算下午给你们带回去吃的,你们既然来了,就在这里吃葡萄玩吧,别乱跑,等我们下班了一起回去”,他说完就转身向外走去。他离去的背影是那样高大挺拔,我只知道,在他身边我什么都不怕,他就是我的天。
  如今,他佝偻的背影已经折射出了岁月流逝的痕迹,也许因为未与父亲朝夕相处,我过去并未发现他已在时光中慢慢老去。现在回想起来,他那时抱着我们,不仅是怕我们走丢了,更是想在有限的时间里,把他能给与的全部的爱都给我们。现在,他老了,再也抱不动我和弟弟了,那就由我为他扛起全世界吧。(瀑电总厂 张瑜)

 

--相关新闻--
·大渡河瀑电总厂年发电量突破90亿千瓦时2017/09/06
·她的那五年2017/09/05
·不含糊的韩书记2017/09/04
·红色之行,敬佩之情2017/0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