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文学天地

父亲的白发



  冬至当天恰巧赶上我休假,一大早我满怀欣喜的坐上归途的车,回到了温馨的小县城。
  一进家门,看到的还是父亲熟悉的笑脸,他接过我手中的包袱,不停的嘘寒问暖,听到父亲的一番话,我便说:“好啦,老爸,我知道了,你也快歇着去吧”,父亲转身将包袱放在一边,我抬起头,视线不经意的经过父亲的后脑,此时我沉默了,不知什么时候,父亲的白发越来越多,看着是那么的刺眼,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父亲真的老了,一头花白的头发“出卖”了他的年龄。
  记得在我十几岁的时候父亲就有了白发,那时候还不是很多。而我总是喜欢给他拔掉。而如今,我在外工作,估计父亲他自己都不知道他的头发已经花白了吧。我在一旁默默的看着父亲,想着想着心里有些愧疚,但是却不知道该去向他表达点什么。岁月催人老,恨也白发生。那斑斑的白发描绘着岁月的沧桑和父亲的艰辛。而我想为他分担点什么,却又如此的力不从心。我能为  您做点什么,我亲爱的父亲。在我泪水滑落的瞬间,心里浸透着满满的酸楚。
  这两天,我一有空就会陪父亲聊天,可能是时间在改变着他,渐渐的我发现父亲已经不像以前那样了。以前父亲总是对我很严厉,什么事情都必须按照他的想法来,就像他说的“在我的面前你没有讨价还价的权利”,而现在家里的所有事情他都会问问我的想法和意见。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两天过去了,我要去阿拉山口参加培训。拿的行李并不多,可是父亲却一遍一遍的帮我检查,生怕遗漏了什么,还给我讲了一大堆的道理,虽然我并没有听的很清楚,但是我知道父亲是为了我好。
  走进车站,望着父亲离开的背影在白雪的陪伴下显得更加孤独,那一缕缕白发也深深地刻进了我的心里。(北京国电电力新能源技术公司 李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