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文学天地

“腊八”情结



  “小孩小孩你别急,过了腊八就是年”,这是我们小时候经常唱的童谣。腊八节一到,离春节就不远了,杀猪、宰羊、扫尘灰、炸油香,浓浓的年味开始蔓延开来。腊八粥的甜糯,是每个人心中的年味,是无法忘记的家的味道……
  从我能记事的日子起,每年农历十二月初八,母亲都会给我们煮腊八粥。在农村喝腊八粥是一件大事。头天晚上就要把五谷杂粮预先拿水泡上,第二天早上天不亮母亲就搬出大铁锅,开始熬煮。现在的腊八粥种类繁多,配料齐全,做法新潮,但我独爱母亲熬的那一碗,大米小米糯米麦子高粱青稞、黄豆红豆绿豆江豆花生豆,再加上大枣小枣枸杞红糖,只要你是地里长的,家里有的,统统来者不拒,汇于一锅。经过干柴与铁锅的熬煮,那些豆兄豆弟米姐米妹们在锅里咕嘟咕嘟冒着诱人的泡泡,母亲用长柄大勺不停的搅动,我们在屋里嬉笑玩闹……,这样的场景早已定格在我的记忆里,只是想一想就已是满室的温暖芬芳,腊月的味道便更加的甘甜和醇香……。
  腊八这天母亲还要泡腊八蒜。蒜是自家地里种的,蒜瓣是早就泡好晾干的,在腊八这天放到坛子里,倒入熬好的高醋,封起来,到了过年,蒜泡得色如翡翠,而醋也有了些辣味,色味双美,大年初一的饺子因为有了腊八蒜而更加有滋有味,总是会不知不觉多吃几个。
  对“腊八”情有独钟的另一个原因是腊月初九是我的生日。腊八到了,我的生日也就到了,不用刻意去记,那一天自然会有很多认识或不认识的人提醒你又长了一岁。小时候对腊八的期盼等同于对生日的期盼,那时候没有蛋糕没有礼物,只有母亲的一碗长寿面和父亲骑自行车从集市上买回来的一提兜水果,但是那时候的生日却满满的都是爱的味道。
  时至今日,我们全家都已搬到城里,已经很难找到麦子青稞那些五谷了,但仍然最爱母亲的那碗八宝粥。等到腊八那天,母亲仍然会煮一大锅粥,然后挨个给我们打电话:“我煮腊八粥了,你们下班都来吃”,只是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总是会多加一句:“明天就是你的生日了”。我们姊妹四个拖家带口齐聚父母家,大人小孩每人一碗,稀里呼噜的喝粥声、谈笑声,电视里腊八节日的喜庆声,让人觉得年的脚步真的是近了。饭桌上,总少不了母亲老掉牙的故事,而我们手里捧着的,仿佛不是一碗粥,而是什么人间美味,也或许在我们的眼里这就是山珍海味也比不上的人间美味。
  四季在轮回中悄然滑过,四十年岁月弹指一挥间。童年时光已随那艰涩岁月的远去渐渐泛黄,而今父母渐已年老,但我知道,只要父母在一天,我就能吃到甜甜的腊八粥,就能在“腊九”吃上母亲亲手为我做的长寿面,这是我的福气。(宁夏新能源 周艳)

--相关新闻--
·皂角树下的回忆2017/05/17
·宁夏新能源公司提前完成风电月度发电量任务2017/04/27
·党员郭卫东2017/04/24
·宁夏新能源单日发电量创历史新高2017/04/18
·致我梦中的村庄2017/0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