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报道

《经济日报》:国家能源集团:加快整合谋长远



  对于几个月前刚刚完成重组,一跃成为能源“巨无霸”的国家能源集团来说,加快整合是当务之急。
  这个庞大的能源企业由神华和国电重组而成,资产规模超过1.8万亿元,拥有世界最大的煤炭生产公司、火力发电公司、风力发电公司、煤制油及煤化工公司。正如外界所言,两家能源央企重组本身,就是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重要举措,反映了我国未来产业政策和企业改革发展的重要思路。
  国家能源集团董事长乔保平就此表态称,将坚持“开门搞整合”,积极稳妥制订总体方案,全方位推进资产、业务、机构、人员、管理、文化和党建整合。
  “我国经济正进入高质量发展新阶段。能源工业也正处于转方式、调结构的攻坚期,资源环境约束增大,大而全、比规模拼速度、盲目延伸产业链不可持续,必须由注重量的扩张转向更加注重质的提高。”乔保平表示。

  大方向——
  谋求煤电一体化
  合并重组前,神华集团是我国规模最大、现代化程度最高的煤炭企业,也是全球最大的煤炭供应商。国电集团是世界第二大发电集团,其中风电装机容量世界第一。两家企业均为2017年世界500强企业。合并重组时,两家企业火力发电总装机合计1.75亿千瓦,占全国15.8%。
  国家能源集团总经理凌文表示,上下游结合、煤电一体化代表了产业发展大方向。具体来说,一是需要专业化管理,煤炭、煤电、水电、风电、光伏、煤制油化工、运输等各个板块均是如此;二是需要一体化运营,整个国家能源集团要有统一的核心理念和价值,必须维护整体利益。
  长期以来,我国煤炭和电力行业之间的关系一直颇为“纠结”。2017年,煤价持续上扬,导致电力企业亏损严重。同时,这两个行业都存在不同程度的产能过剩。煤电一体化恰恰能够在保障煤炭长期稳定供应的同时,有条件地提升煤电的利润空间,降低成本。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宁吉喆表示,今年将在钢铁、煤炭行业去产能的同时,防范和化解煤电行业的产能过剩,鼓励采取淘汰、重组、改造等多种方式去产能。从这个意义上讲,国家能源集团的重组整合具有标杆意义,这种上下游一体化的重组可减少重复建设和同业竞争,在行业内复制的可能性很大。

  大空间——
  推动煤炭清洁利用

  我国富煤贫油少气。在我国化石能源储量中,煤炭占96%,石油天然气只占4%,油、气的进口依存度分别接近70%与40%。
  乔保平表示,这种资源禀赋既决定了我国能源消费以煤为主的格局,也决定了以煤电为主的电力生产和消费结构,这一能源结构在短时间内不会根本改变。“在这一形势下,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大力推进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是一个非常明智的选择。”乔保平说。
  从整体上看,目前我国煤炭工业已经改变了过去落后的形象,生产安全、采煤工艺、装备效率均达到发达国家水平。仅就清洁利用一个细分领域分析,由于我国实施了超低排放技术,燃煤电厂和工业锅炉的烟尘、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等主要污染物排放浓度低于天然气电厂的国标浓度。其中,国家能源集团煤电机组实现超低排放的比例已超过70%,在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地区完成了超低排放改造,今年绝大多数机组将完成超低排放改造。
  与此同时,煤炭清洁高效利用已经被列入我国面向2030年15个重大科技创新工程之一。目前,国家能源集团已经拥有煤炭直接液化和间接液化两套技术,在煤制油化工领域形成了完整体系,已成为我国最大的煤化工企业及全球最大的煤制油化工产品生产商。
  “在煤炭开采环节,国家能源集团独创了多项技术,尽最大努力保护环境和水资源;在利用环节,做好燃煤机组超低排放改造;在转化环节,通过煤制油等煤化工工艺以及提取铝、铜、镓等产品,实现煤炭综合资源利用。”凌文表示。

  大布局——
  加快发展新能源

  2月11日,中国氢能源及燃料电池产业创新战略联盟成立,其定位是跨学科、跨行业、跨部门的国家级氢能产业联盟。
  事实上,在这个联盟中扮演重要角色的国家能源集团此前已对氢能多有布局。该集团煤化工领域年产超过400万吨氢气,具备供应4000万辆燃料电池车的制氢能力,在世界上排名第一。其探索的煤制氢路线,成本是天然气制氢成本的70%至80%,是重油或石脑油制氢成本的60%至70%。
  整合后,国家能源集团在新能源领域的布局逐渐显现出独特优势。就此,乔保平表示,布局新能源是国家能源集团未来可持续发展的重要保证,下一步要继续提高新能源比例,持续优化能源结构。其中,风电要加强优质资源储备,优中选优,尤其是要重点开发中东部、南方地区和海上风电,加强环境风险管控;页岩气、煤层气、氢能、可燃冰等其他战略性能源也要加强研究,择机进入。(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黄晓芳)